首页 >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 第二十七章 喜讯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十七章 喜讯

全新的短域名 http://www.ta47.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http://www.ta47.com (全小说无弹窗)



大太太说话,一贯如此,爱给人挖坑,云清歌敛眸,笑意瞬间而逝,只小声道:“大伯母,都是我的不好。力气小,拉不住。”尔后深吸一口气,看看崴了的左脚,如此没有辩驳,胜似辩驳。
拉不住,是拉不住冲动暴躁长两岁的云清燕,还是拉不住快落水的云清梦,反而自己崴了脚,阴错阳差才导致云清燕落水?
大太太被噎的语凝,看见女儿从未有过的落魄样子,心头火又烧的厉害,不肯就此罢休,便转向云清梦,温和道:“五丫头,方才有没有伤着你,大伯母代你四姐给你赔不是。她虽是姐姐,也不能朝妹妹动手呀,回头我一定好好管教她。”
云清梦气的瞪圆眼睛。这不是说自己这个妹妹更不该朝姐姐动手?
跟云清燕斗嘴,云清梦胜出一筹,可要跟大太太打机锋,十个云清梦捆起来也不是对手。见得云清梦说不出话,云清歌心下叹气,刚要站出来,就听见二太太声音。
“大嫂是要好好管教四丫头了。就算是姐姐,也没有天天欺负妹妹当乐子的道理。以前是六丫头,今个儿又是五丫头。好在都是自家人不计较,要是传到外人耳里头,四丫头名声可就坏了!”二太太毫不客气赶过来站在云清梦面前挡住大太太目光。
对上二太太,大太太由来就心虚两分。听得这话,面色微变,强撑着笑,“我不过是怕五丫头吓坏了,安抚几句,怎的让二弟妹这样不舒坦。清燕年纪还小,纵犯了错,二弟妹也不必如此恼怒,吓坏孩子。”
二太太就冷笑,“不小了,再过两年就该定亲。再说四丫头可是姐姐!”既然你说我女儿冒犯了姐姐,那姐姐不是更该懂事些。
要讲规矩讲礼教,说到谁那里,大太太也比不过二太太。
只是这样被人半步不让,大太太再也装不出好脸色,冷脸叫人抬辇来将云清燕送回去。
见大太太不再说,二太太也没多言,只是问云清梦有没有事,尔后还关切了几句云清歌。
缀锦院离荷花池远,三太太慢了一步,一到就上去将云清歌搂在怀里,左看右看。见云清歌脸上身上都好好的,还松了口气,下一刻却见到那肿的像馒头样的脚踝把白罗袜都撑起来了,登时心痛的了不得,冲着大太太就发火,“我敬你是嫂子,你也别给脸不要脸。我们清歌也是云家的血脉,三天两头欺负到头顶上作威作福,你当我和我们家老爷都是泥巴捏的?”
面对三太太,大太太显然有经验的多,只端着笑解释,“三弟妹多心了,不过是孩子玩闹,再说这回吃亏的可是我们清燕。”
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欺负人没欺负成反倒吃了亏就算不上是欺负!
想到件件往事,三太太气炸了肺,破口大骂,“她吃亏也是自找!回回都是她先找事,你这当娘的养个搅家精,还好意思拿出来说嘴,怎么不淹……”
“娘。”云清歌果断出声打断三太太的话,她也知道这时候三太太劝不得,只含了泪可怜巴巴的看着三太太,“娘,我脚上疼的很。”
云清歌一贯懂事,还从来没有这样过。三太太心都碎了,再顾不得其他,将她搂在怀里,喝骂跟着的丫鬟,“还不快去抬滑竿来。”搂着云清歌哄道:“不怕不怕,咱们回去让老道长给你瞧瞧,一会儿就好,晚上让宋妈妈去给你做水晶丸子吃,让你爹亲自给你煎药。”
云清歌抽抽噎噎,不停撒娇,哄得三太太再也没工夫注意其他。待眼角余光瞥见大太太无论如何都掩不住的恨意,云清歌心里微微一沉。
十月初三,云华烨启程去参加乡试。待得十月初九考完,云华烨便令人回来传消息,说淮州学政留他下来参加西山书院的枫台宴,待乡试结果出来后再回杨州。
老太爷听得消息,乐的合不拢嘴。就连云华霆如此沉稳的人都起了几分艳羡之心。
若说韩山书院是杨州乃至淮南道闻名的书院,西山书院则是早就已闻名天下的四大书院之首。历朝历代以来,不知多少名臣将相出自西山书院,尤其是大庆朝开国三位大学士,便俱是当时西山书院山长得意门生,现今的西山书院山长南樵先生就曾做过帝师,承平四年方因年老告老回乡,专心教授学子。
也因此,西山书院每年举办的枫台宴,俱是最出众的才子方能参加,如今淮州学政将云华烨留下参加枫台宴,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老太爷整日乐乐呵呵,对三房越发关注,还私下嘱咐老太太,对三太太要温和些,不要计较她那副脾性,又慢慢将手里头一些事情分给三老爷做。
云家上上下下看在眼里头,未免各自都有一番思量。
三太太却不将这些放在心上,她当然希望儿子光宗耀祖,却更担心云华烨身子骨能不能撑住。云华烨一日不回来,她便一日坐不安稳,睡不安枕。白天拉着云清歌说话,晚上又给三老爷絮叨。
好不容易到得十月二十三这日,乡试成绩终于出来,官府派出的小吏先一步晓得消息,敲锣打鼓到云家报喜,云华烨再度中了头名,成为淮南道乡试解元!
消息传来,纵使早在心底想过,美梦成真一日,依旧让人不敢置信。
三太太喜极而泣,一通大哭。
老太爷激动的话都说不清楚,险些也掉了老泪,只一个劲道:“赏,赏,赏!”
连说好几个赏,云水就将早早准备好的银锞子一筐一筐抬出来,厚赏云家下人。又照老太爷意思,封了厚厚的利是给报喜的差役,并大摆流水席,张灯结彩迎接即将来贺喜的人家,一时来来往往,比过年不知道热闹多少。
没想好消息不止于此,等云华烨身边贴身小厮从淮州赶回来,老太爷问及云华烨为何没有一道回来,方才知道,云华烨参加枫台宴,被南樵先生看中,收做关门弟子,要等行完拜师大礼后才能赶回家。
每日一求,有益身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