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灭战神 > 第十四章 地穴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十四章 地穴

全新的短域名 http://www.ta47.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http://www.ta47.com (全小说无弹窗)


地穴在离山西,有了御天带路,众人到达目的地,速度更快。
那地穴不知是如何形成的,边缘有些参差,仿佛突然断裂下陷,出现了这么一个坑洞,坑洞周围寸草不生。
众人御剑在空中俯视地穴,被那黑洞洞的感觉影响,只觉身周阴风阵阵。
“元婴期以下,随温师弟在洞外查探。”程无明直接指挥。
这安排原也是卓院主之前的考虑,地穴内部不知道会有什么,出窍期神识强大,下去即便遇到不对,也能迅速应对。而外面也需要关注,这任务便落在了珀元门弟子身上。
温文斌没有多言,立刻就率珀元门另外几位内阁弟子开始分片组织人员对这外围区域进行勘察。
程无明几人则在地穴入口处站定,“有感知到黑魔力吗?”
众人摇头,都将神识遍布周身,仔细感受着。
程无明也没有发觉,才有此一问,如今看来是的确没有,但是慕容师叔却是十分肯定有黑魔力波动,看来必须要小心。
“御兄之前下去过,地下情况能大致说一下吗?”
御天点点头,先看了一眼明明是元婴期却仍然站在这里泰然自若的萧陌忆一眼,而后道,“我之前也只是略略探了探,这里下去后是一片空旷地,但是又有几道分岔,我进入其中一道,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要说有问题,那是气味,里面的味道相当让人不舒服。腐臭味,相当浓烈。岔道尽头又是两道分岔,进入的时候我触动了一层禁制,被甩了出去,起身再看的时候已经不是原先那条岔道,很像是刚进入的空旷地一般,在那里我找到了铜雀镝和这件战甲。后来稀里糊涂地走,破过几个阵法,却直接走了出来。”
要下入地穴的几人都已经是战甲在身。
贺傲一身黑战甲,看起来威武异常,但他的目光始终投在御天身上那件飞尘战甲上。
曾舒乙和乔战的战甲很相似,都是一个款式,四肢部位层层相叠,护肩有尖刺,胸口有飞剑烙印,萧陌忆却知道,这是天珀门总门地器院炼制特色。只不过曾舒乙的战甲是暗红色,乔战的却是墨绿色。个人属性偏好也在战甲上显示的淋漓尽致。此刻两人正探着头往地穴里望。
许力的战甲与其他人有所不同的是背后配有一条披风,那是玄宗的繁星披风,拥有迷幻敌人的效力,催动时能让人产生幻觉,符合玄宗一贯从精神力上攻击对手的风格。没想到玄宗竟然把这披风给了他,可他的注意力更在铜雀镝上。
周琰的战甲是非常漂亮的嫩黄色,明亮温暖,仿佛她的个性,衬她娇颜更加貌美。她的身遭飞舞着一点荧光,那是操控的防御法宝萤星。
程无明也是中规中矩的黑色战甲,甲面却又有银光点点,显出不凡来。他没有别的动作,只是背手一战,气势就自然显露出来。
只有萧陌忆与众不同,她身上的战甲是一件名器,绯云惑。绯红色战甲发出蒙蒙红光,罩在萧陌忆身上,连她整个人都有一种模糊了的感觉。似有烟岚飘浮,云蒸霞蔚。
这是萧陌忆手镯中的存货,是一件极品战甲,是一件传说中的战甲,不知道她哪儿搞来的。但是绯云惑,各派制器典籍中都有提及。以为这是一件骚包的战甲,那就错大发了。
那一层烟岚是一道防御,红光亦是,再加上战甲本身。单就防御来说,不用任何其他手段,这战甲就自带三层防御。
那云霞还在流转。
其他人都沉默了,只有周琰瞪着这件战甲咬牙,她每次看到萧陌忆穿这个就胃酸。
漂亮,好看,这是女修对制器的统一要求。
这么一件极品战甲,穿在修为最低的萧陌忆身上,几人下意识都让自己不要过多去在意,人比人气死人这种事,大家都明白。
程无明看着几人之中发着光的萧陌忆也是一阵无语,他克制自己,指挥道,“一起下,先看看,如果情况允许,咱们再分头行动。”
几人先后跳进地穴。
正如御天所言,一入地穴,萧陌忆第一个脸色就变了,立刻屏住呼吸,用元婴的内息替代,强行将翻涌上来的呕吐感压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即便她修仙了,仍然无法控制这种孕期反应,最近闻到不好的气味,她就想吐。
这是害喜啊,萧陌忆感慨!一时都有些失神。
“萧姑娘能撑住吗?不如也留在外面为好。”御天观察到了萧陌忆的动作。
周琰这才转过头,看向萧陌忆,“怎么了?”
萧陌忆看着她,抿了抿嘴,“你懂的。”
“懂个屁啊!”周琰顿时就传音骂开了。
萧陌忆却已经不理她,转而对御天道,“无碍,御兄之前已经有了提醒,是我大意了。多谢御兄!”
几人见萧陌忆恢复正常,便再度将注意力放在了这地穴之内。
这里光线昏暗,只有洞口的光照进来这一片,除了那令人作呕的腐臭气味,没有感知到任何危险。
几人朝着御天指出的岔道走过去,才发现岔道共有三条,最左边是御天言明之前他已经进去过的。
“原本想一起走,看来情况不允许。”程无明看了看三个岔道,“我们兵分三路。遇到危险即刻退出来,莫要迟疑!”
曾舒乙点头,补充道,“我这里有袖牵,大家炼制一下,也好及时呼应。”
袖牵是天珀门的一个小法宝,是非常不起眼的布片,但是这布却是牵丝蚕的丝制成的,每人将自己的一丝气息炼制在布片上,在布片损毁之前,都会与这人有联系。只消真元催动,便轻易能寻到对方。
曾舒乙按照人数一人发了几枚,众人迅速炼制,随后交换,将袖牵打在衣袖上。
“还是曾师弟想得周到,那咱们几人分一分,这里论修为除了萧师妹,大家不分伯仲。”程无明再度开口,“我建议,曾师弟与乔师弟一组,你二人走左道,御兄之前探过部分,想来危险更低些。贺师弟与许师弟一起,周师妹你也同他们走中路,我与御兄带萧师妹走右路。”
这个分法十分合理,虽然程无明之前说大家修为不分伯仲,但是一早入队,几人自己心下就有个排位。真要算起来,几人中修为最高是程无明,第二是周琰,再次是曾舒乙、乔战,许力与贺傲才是不分伯仲。
程无明之前私下与几人沟通,确认御天单论修为恐怕不敌乔战,但论争斗经验,可能要甩他们几条大街。
这个分队就周琰有点意见,但是被无视了。
于是曾舒乙与乔战率先出发,周琰在不情不愿中跟着另两个进入了中路,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我们也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