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嗣子荣华路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讨价还价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二十九章 讨价还价

全新的短域名 http://www.ta47.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http://www.ta47.com (全小说无弹窗)



傍晚时分,月明星稀之夜,香满楼红灯高挂,楼上楼下一片嘻嘻笑笑,奢靡之音。
这时,忽见三人结伴而来,为首踏步走进香满楼的是一位青衫中年男子,他轻袍缓带,手摇折扇,神情甚是潇洒。面如冠玉,一脸正气。看起来倒是一个正直磊落的男子。紧随其后的两名中年男子,一个肤如古铜,方方脸膛,肩阔腰圆,一个身穿白衫,面目清秀。
杜君宝眼见这领头的男子气质不凡,面如冠玉,一脸正气,心中佩服之情,油然而生,如若不是早些知道此人的为人,自己定然也被他这正气所误导。
而这个为首的男子,自然是韩九娘口中的伪君子韦君子了。(韦君子是个伪君子确实挺绕口的!)
而他之所以能在今晚赴约,便是韩九娘出的主意。她请人用拜帖将韦君子亲至香满楼。
而韦君子对能收到韩九娘的邀请,自是没有推托。当时收到请帖之时,他还将那花笺上的字,一一揣摩一番,觉得这贴中之字虽是龙飞凤舞,依然有种娟娟秀气,似是女子手笔,沉吟半晌,猜不出究是何人,难不成真的是韩九娘亲自书写?
对于韩九娘,他年轻之时,曾经垂涎已久,只是因为香满楼的特殊,以及自己当初为人师表的尴尬地位,一直没能遂愿。如今却能收到韩九娘亲手所写的请帖,自是欣喜万分,他欲待揉碎花笺,心头一动,忽又凑近鼻端,但觉一股淡淡的幽香,改将花笺收入怀中,暗暗忖道:“这韩九娘难道是当了老板娘后寂寞难耐,想要大爷我蹂躏一番?”
不过,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他还是准时赴约了,只是却带领着其他两人一起前来。
在大殿之上的很多人,在见到韦君子后,纷纷起身招呼。
众人之所以对他如此恭敬,其实有两方面原因。其一,定然是因为他这三圣学院教导主任的位置。其二,他本身的修为实力,在方天大陆上,实力永远都是站在第一位的。没有实力,有着足够的背景也仅仅是让人敬畏,而且别人敬畏的只是你的背景,而不是你这个人。可若你本身修为惊人,别说你是一个小人,即使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坏人,也会有着不少的人对你阿谀奉承。
韩九娘和杜君宝早已在楼上等待了许久,在见到韦君子的第一眼时,韩九娘便立即领着小青下楼相迎了。而杜君宝则反身向着不远处的一间雅间走去。
韩九娘还未下楼,便在楼梯处远远的高喊道:“您可算来了,韦主任。”
接着,在走近身来之后,口中更是道:“韦主任能光临我这香满楼,当真的是让小女子受宠若惊啊!”韩九娘虽已不似十几岁的小姑娘一般粉嫩,但她时刻注重保养,加上常年修炼,容貌并无多大变化,皮肤依旧光彩耀人,再加上她刻意的卖弄自己身姿,引得众人一顿口水。
而韦君子也无例外,他喉咙中吞咽着渴望之水,眼神中散发着急不可耐的男性气息,如若不是在场之人都认识自己,他定然要用蛮力将韩九娘制服。
不过,他还是很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说道:“九娘说笑了,佳人相邀,我又如何拒绝呢!”他故意喊韩九娘九娘,就是想看下她的反应,因为据他所知,自从这韩九娘当上这香满楼老板后,再没接过客,因而很少有人还称呼她的花名。
韩九娘心中觉的无比的恶心,可脸上却依旧笑容满面的微笑着,道:“韦主任客气了。在场之人,谁不晓得韦主任这么多年来日理万机,兢兢业业。三圣学院能有今日之地位,和韦主任的辛苦与努力,密不可分啊!”
见到韩九娘如此恭维自己,韦君子此时也有些明白过来。这女人定然是有事要求自己,可自己能帮她什么呢?两人风马牛不相及的。思虑半刻,最终他得出的结论便是,这韩九娘是受人所托,只是是何人这么大的面子,能让韩九娘这般降低身份。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总会见面的。他不着急,随后他朗声说道:“江湖承平已久,世间苍生,何堪再受干戈之苦,我三圣学院初建之始,即以替天行道为本职,以培养满怀正义的有为青年为己任,处处对之以诚,何愁不得众人爱戴。只是,我作为这三圣学院的一份子,我做的还不够,还请在场的各位,多监督,多指教,我韦某人感激不尽!”
他神色肃穆,语调铿锵,正气凛然,在场豪杰,无不心折,不由得全部在应承着。
韩九娘微微一笑,道:“韦主任仁侠居心,实为我辈楷模。”
语外之意,讨好之意更甚之前。
韦君子又四方一礼,朗声道:“今日先到这里,各位玩好,我先行赴约。”抽身向着楼上去了。
而原本跟在他身后的两名男子却并没跟上去,他们在韩九娘的安排下,一人左拥右抱两名姑娘向着女子闺房走去。随后韩九娘也急忙朝着韦君子的背影跟了上去,还不忘叮嘱小青赶忙吩咐后厨上菜。
在韩九娘的带领下,韦君子走进杜君宝之前进入的那间房门,刚抬头,便见杜君宝站立于房中桌前,而杜君宝见到自己后又趋前为礼,口中还甚是恭敬的说道:“韦主任好!”
韦君子微微一笑,道:“你就是今天请我来这里的正主?”
杜君宝也没想到韦君子这般聪明,只是见到自己,便已猜到自己才是正主,果真是一个老狐狸。他讪讪一笑,道:“确是如此,只是没出门迎接,还请韦主任见谅!”
韦君子嗤嗤一笑,摆手道:“这没什么,定然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可以理解的。”韦君子在外人,尤其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面前,总是展示自己为人和善,平易近人的一面。而这也是他最能欺骗人的地方。
而这时,酒菜已经一一上桌,杜君宝见他心情不错,喜不自胜,先为韦君子倒满酒杯,随后又为自己倒满,接着举起酒杯直接一口喝完,随后连道:“韦主任能赴约,实在是我的荣幸。我先干为敬。”语音一顿,道:“今日得观韦主任丰采,真乃……”
他似想说几句奉承的话,无奈突然间口拙舌笨起来,呐呐难言。其实,他不是说不出来,只是让自己这般夸赞一个伪君子,杜君宝实在说不出口。
韩九娘善于察颜观色,没想到杜君宝这时居然还能想着先在语言上给人高帽,只是一看他就是经验不足,她心神一凛,转念一想,暗暗想道:“韦君子既不蠢,更不笨,他是一直老狐狸。他现在早已猜透我们的心思,他现在做的便是静静等待,等待着我们的求情,以及我们能给他的酬劳。那我何不直接挑明了算了。”
转念下,忍不住试探问道:“听说三圣学院马上又要招新生了,看来韦主任这段时间可有的忙来了!”
韦君子微微一笑,道:“还好还好,我只是负责在旁监督,并没多少可忙的。”如果之前他还有些疑惑杜君宝请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他此时已确定今日这宴的主题到底是什么了。原来如此,他又回到了那个自信满满,举手投足的主任身份。
韦君子含笑不语,韩九娘见问他不出,心中愈是焦急,表面却嫣然一笑,道:“韦主任说笑了,这考生之事,还不是您说了算。”
韦君子微一摆手,道:“如无他事,韦某告辞了。”他见她们一直不说正题,他不由得反将一军。他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无聊的猜疑上面。他也想知道杜君宝他们的具体要求,以及给出的报酬。
韩九娘根本没想到这韦君子如此行事,饭菜都没动口,酒杯也没拿起过,此时却要言走,令她这个见过不少世面的人也有些拿不住了。
而刚刚在一旁一直作陪的杜君宝知道自己不得不开口了,他站起身来,很是说道:“等一下韦主任,既然您时间宝贵,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今日请您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一个进入三圣学院的名额!”
韦君子内心冷冷一笑,暗道:“果真是我猜想的那样!”
不过,他口中却很是违心的说道:“这名额岂是想要就可要的,我们三圣学院一直讲究的就是公平、公开、公正。你若真的想进我三圣学院,必须靠你自己的努力,靠自己的实力征服考官。这个我帮不了你!”他说的大义凛然,正气盎然的,很有一副一言不合就要离座之意。
这节奏有点快啊,不过这样也好。自己也懒得跟这种人纠缠下去。
杜君宝直接拿出自己的筹码,他开口道:“六千中品方天石!”
韦君子冷哼一声,道:“你是在侮辱我?”
杜君宝再次开口道:“一万中品方天石!这已经是我的全部了!”这已经是自己能拿出的最大筹码了,这也是自己这半年来所赚取到的所有方天石了。
其实三千中品方天石不算多,但也不算少。韦君子只想提高一下筹码,没想到杜君宝竟然能将筹码提高差不多一倍。杜君宝虽然口中说了这是他所有的财产了,可他却不信。而且他能看出来杜君宝对这个名额的嫉妒渴望,他胜券在握。
于是,他不急不慢的的说道:“这不是方天石就能解决的!”他口气不自觉的缓和了下来,也在给杜君宝两人释放了一个信号,那就是其实价格还是可以商量的。